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签名书中的似水光阴

文章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吕振 时间:2018年12月10日 字体:

《书人书事——我收藏的签名本》

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吕振著

签名书又称签名本,是指由作者、编者或译者亲笔签名的书。对于爱书之人,签名书有特殊的意义,通过题款内容和字迹,能看出作家的性情,能看出作家与受赠者之间的关系,还能了解不少文坛掌故,这既是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的记录,也是文学传播过程的反映,所以说,作家墨迹,值得珍惜。

每当劳碌了一天夜晚回到家中,或者周末休息的时候,我总喜欢坐在案前翻阅旧书,和这些经过岁月洗礼且饱含思想精华的书籍进行心灵沟通。轻轻打开素雅的封面,一行劲秀的字迹映入眼帘:请某某先生指正,作者于某年某月。每次抚摸到作者签名的时候,我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遐思,想象着许多年前的某一天,在书房中,这位作者刚刚出版了一本新著,他将书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,心里荡漾着一种成就感和期盼与友人分享的喜悦。他翻到书的扉页,提起饱含浓墨的笔,写下了上面的话。而后,他合上书页,可能会抚摸书本良久,回忆着自己写作的甘苦,品味着他和被赠者之间的情谊,思考着该书面世后可能得到的褒奖或批评,这一切,在作者的心中荡起了无限的涟漪……这就是签名书的魅力所在。

我从大学开始喜欢收藏签名书,本科和研究生读的都是中文系,毕业后又从事文艺工作,所以阅读视野和兴趣爱好大都集中在文史哲领域,尤其以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和学术专著为主。我收藏签名书的来源主要有三个:一是作家或学者直接赠予,二是师友转赠,三是从全国各地的旧书店或旧书网上淘来。日积月累,如今也有七八百册。

签名书种类不同,价值各异,什么样的签名书才是有价值的呢?我认为:签名有上款,自然比没有上款好;赠书者和受赠者是名家,或者一方是名家,自然比非名家好;所赠之书是作者的代表作,自然比其他非代表作好;除了上款和日期,若还题写几句赠言,自然比只有上款好;若是毛笔题写,自然比钢笔圆珠笔题写好;如果再有著者钤印,自然比没有印章好。总的来看,最值得收藏的签名书应该是名家签赠名家的代表作,有毛笔题款、赠言、钤印。当然,这种签名书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我收藏的签名书中,有一些自己特别钟爱的名家签赠本,比如夏衍签赠周明的《夏衍论创作》、丁玲签赠黎辛的《我的生平与创作》、萧军签赠白舒荣的《萧军近作》、陈伯吹签赠孔罗荪的《中国铁木儿》、严文井签赠张毕来的《严文井散文选》、端木蕻良签赠叶至善的《曹雪芹》、刘白羽签赠杜宣的《刘白羽散文选》、骆宾基签赠王瑶的《骆宾基短篇小说选》、曾卓签赠徐迟的《美的寻求者》、袁鹰签赠谌荣的《袁鹰散文选》、钱谷融签赠王元化的《〈雷雨〉人物谈》等。这些签名书既能看到名家墨迹,又有独特的史料价值,还可以延伸出不少故事。

例如从丁玲签赠黎辛的书,来进一步考察二人的关系。黎辛1942年4月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分配到《解放日报》工作,丁玲是他的直接上司。黎辛曾回忆,自己在延安吃的最好的一顿饭,就是丁玲请他吃的烤馍片和香肠。1955年丁玲、陈企霞被定为“反党小集团”后,黎辛也受到牵连,1978年才平反。这本丁玲在1983年签赠给黎辛的书,是他们渡尽劫波情谊在的有力证明。例如骆宾基签赠北大教授王瑶的书,骆宾基在扉页题签:“王瑶同志指正骆宾基1981年六月24日于马公寅初百年寿辰纪念会”。经查阅资料发现,1981年6月24日上午,北大原校长、著名社会学家马寅初在北京医院度过百岁寿辰,北大为马老举行任教65周年和百岁寿辰庆祝会,邀请许多作家学者出席,王瑶、骆宾基都参加了此次祝寿会,在会上,骆宾基将新出版的《骆宾基短篇小说选》赠与王瑶。一本书见证了一个重要时刻,连接起了三位重要人物。

签名书的收藏,还要注意辨别真伪。现在有些书商为了追求经济利益,制造出许多模仿名人墨迹的签名书,流通到市场上,要通过一些细节进行甄别。比如和该作家其他真迹比对字迹,看签字的运笔方式,比对印章刀痕凹凸点和刻印功夫,研究书籍出版时间、版本和签赠年代,考察作者和受赠者之间的关系,以及作者和受赠者当时生活的城市,旧书购于哪个城市等,这需要综合的知识积累和经常翻阅名家真迹锻炼眼力。

因为喜欢收藏签名本,一些关于签名本的著作就进入了我的视野,比如于润琦编著《唐弢藏书签名本风景》、曹正文著《珍藏的签名本》、陈子善著《签名本丛考》等。看了这些书后,觉得很有意思,于是也想写一点这方面的书话文章。去年是新文学发轫100周年(1917—2017),我从自己收藏的签名书中挑选了100本,包含60位作家、40位学者,每本书写一篇小文章,用这种个人的方式纪念新文学百年历程。目前,这本20多万字的《书人书事——我收藏的签名本》已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。这本小书的写作,是读书藏书的副产品,是与师友们交游忆往的副产品,生命中有这些人、这些书,是一笔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,以书话的形式将此记录下来,以图片的形式将作家墨迹展示出来,与爱书者分享,供研究者参阅,也算实现了作为爱书之人的一个小小心愿。

王实甫在《西厢记》里写道:“量着穷秀才人情则是纸半张”。自古文人多寂寥,礼尚往来也就是几杯薄酒,几篇诗文,秀才人情纸半张,再也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可以相赠。正如这些签名本,虽然不是金银财宝,但也是文人友谊的见证。有的人以为是废纸一堆,可对于热爱文学热爱藏书的人,这承载着“秀才人情”的几张纸、几本书极其珍贵。我很庆幸自己与书结缘,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,从读书藏书中追寻文坛旧事,感受似水光阴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文章